绿色中文网: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

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

有凤来仪:东宫姝色温令宜裴宴热门的网络小说_免费小说全本阅读有凤来仪:东宫姝色温令宜裴宴

有凤来仪:东宫姝色温令宜裴宴热门的网络小说_免费小说全本阅读有凤来仪:东宫姝色温令宜裴宴

古代言情
2023年11月16日 06:57:05
有凤来仪:东宫姝色 温令宜 裴宴 古代言情
晚香茉莉
主角是温令宜裴宴的古代言情《有凤来仪:东宫姝色》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,作者“晚香茉莉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(预知梦矜贵张扬嫡小姐vs示弱白切黑太子)世道要女子温良恭谨,上侍奉公婆下教养子女。生于内宅,长于内宅,囿于内宅。读万...

有凤来仪:东宫姝色温令宜裴宴热门的网络小说_免费小说全本阅读有凤来仪:东宫姝色温令宜裴宴

迈出院门阳光照在温令宜的脸上,她下意识抬手挡了挡,从指缝中透出的阳光让她眯了眯眼。

脑子里又出现她做的那个梦,惊蛰也是在这样一个晴好的天浑身是血的死在她眼前。

她拔出簪子抵住喉咙,头发倾泻凌乱,她求裴瑞,求他放过她。可裴瑞仿佛享受这种凌驾在她之上的感觉,她越歇斯底里,他越是得到极大的满足,那廷杖落得更急更快。

她便不再求了,泪珠滚滚落下,是她护不住她,是她拖累了她。

惊蛰太瘦了,瘦得染血的宫装松垮着挂在身上。可就算这样她望过来的双眼里还是盈满了担忧,忧她在宫里受辱,忧她再无人可依。

“裴瑞,够了!给她个痛快吧。”温令宜低吼,挣扎着起身。

他给了哑仆一个眼神,挣脱束缚后她颤颤巍巍的走过去,抓着惊蛰的手,不停的擦着怎么也擦不干净的血。

“小姐...要好好的...要活下去....”

惊蛰不断呕血的嘴一张一合,再没有了气息。

“令宜,朕是天子,没有朕得不到的,她敢阻那便敢死,你怪不得朕。”

“白露和立夏在何处?”

“你若听话,那两个婢子自是平安无事。”

“若我不愿呢?”

“令宜,你也想她们活着的是吗?”

“她们被我娇纵坏了,白露闻不得花粉,立夏春日里总是会病上两回。那便劳你好生安置她们了。”

“忌讳她们自是回禀了的,这点小事也值得令宜上心?”

白露在府上专司花草,立夏打来她院子里从未病过。

喉头一阵腥甜,她昏迷前眼底漫天的红,分不清是她的血还是惊蛰的血。

那天的昭阳殿冷的刺骨,明明艳阳高照,温令宜还是遍体生寒。

..........

“小姐?”惊蛰抱着踏雪过来唤她。

“无事,走吧。”温令宜恍惚的看着她,半晌才接过踏雪,往听棠亭走去。

惊蛰摸了摸自己的脸,四人面面相觑,不明白小姐今日为何情绪不佳。立夏朝其余三人张了张嘴无声的说了些什么,就急步往前院走去,走着走着又小跑起来。

“小姐,春日里风有些凉,奴婢还是给您披上吧?”惊蛰上前把大氅打开,还未放在肩上便听到温令宜的声音:“不必了,风里海棠味儿浓。”

也好让心里的阴霾吹散些来。

一行人穿过拱门来到园子里,春日里好些花儿都跃然枝头,争相绽放,倒也显得生机勃勃。

“铃泉的鱼儿让园里的人少喂些,肚子圆的厉害。”温令宜转头吩咐道。

“铃泉是立夏的娘在看管着,生怕饿着小姐的鱼儿呢。”霜降笑着回应。

“原是林嬷嬷喂养着,怪道鱼儿都胖了一圈。”她摸着怀里的踏雪,心里才有些落到实处的感觉。

行过铃泉的拱桥,便是听棠亭了。亭内几个挽着妇人髻的女子瞧见温令宜就立马站了起来,恭敬的退到一旁。

待温令宜走进来又齐齐福身:“给小姐见礼。”

“文娘子知晓我最是不乐意这一套的。都落座吧。”温令宜缓步进来,裙角随步子飘荡着,衣袂带香。

“小姐宽和,礼却不可废。”文娘子便也不再客气,稍坐在梨木雕花小椅上,其余几人仍是低头站着,甚是拘谨。

天爷,这辅国公府的小姐当真是琼姿花貌,月里嫦娥一般的人物。她们未曾来过,也没见过传闻中的温家小姐,不免心中忐忑,身姿不由得更挺拔庄重了些。

温令宜斜倚在铺着厚厚貂绒的黄花梨木贵妃椅上:“今日送的料子拿来我瞧瞧。”

温令宜话音刚落,那站着的几人就齐刷刷的打开箱笼,箱笼内整齐的摆放着各色材质的布帛。

“上京谁不知府上贵夫人出自江南织造总督府里,劣等的料子自然是不会拿来污了小姐眼的。”文娘子久经生意场上的人,说话圆滑又不令人生厌,是以温令宜倒是同她打过几次交道。

“春日的衣衫府里绣娘应是完工了?”温令宜问霜降。

“回小姐,去岁冬日舅老爷便差人送了羽缎和月白纱。说是给小姐做春装最是合适不过。夫人早吩咐绣房给您安排起来了。”霜降清脆的说着稀松平常的话,也不管在场几位心里是何等的惊涛骇浪。

寻常人不懂便罢了,风雅涧做的就是布帛和成衣工艺,羽缎月白纱这等高端用料,非寻常百姓能问津。

上京传言以辅国公府之力娇养公府小姐只怕未必是空穴来风。

“那文娘子拿来的流光锦,霞影纱各留十匹,云狐皮和鹅绒给踏雪做个窝,黄绫和软烟罗再给它做几身衣裳吧。”温令宜扫了眼箱笼,淡淡开口道。

“劳烦娘子给我们踏雪量量尺寸。”霜降从贵妃椅上抱过踏雪,小心的递给文娘子。

“小姐这狸奴养得真好。这毛色真是水灵,眼睛像外邦的琉璃珠似的。”夸人不如夸其好,投其所好总是不会错的。更何况这狸奴确是难得一见。

不同于文娘子的司空见惯,那几个妇人闻言抬眼偷偷打量起那只唤作踏雪的狸奴。难怪常言道宰相门前三品官,这富贵窝里的猫儿都比寻常人要金贵。

“文娘子说的是,这猫儿小姐稀罕得紧呢。哪位娘子受累同我去库房结账?”白露看自家小姐似是精神不济,忙接过话头。

“姑娘说的得哪里话,一回生,二回熟。今儿劳烦白露姑娘给张家娘子带回路。”文娘子笑意盈盈,从善如流道。

“踏雪的衣裳做好后还是使人送到府上,您若没花样子要求,民妇便托大自个看着来?”文娘子见张家娘子同白露回来了,站起身问道。

“文娘子看着做就是。”温令宜接过惊蛰端上来的金丝燕窝,尝了一口便又放下了。

“那不叨扰小姐了。”那几个妇人收拾着箱笼,文娘子便出言告退,唯恐哪里失态得罪了她。这般省心又大方的主儿,满上京可找不着第二个。

“文娘子这边请。”霜降侧身立在文娘子身旁,送她们一行人出去。
小说《有凤来仪:东宫姝色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>>>阅读全文<<<